“这咋这么贵.”葛春草嗫嗫诺诺,却咬牙答应了这个价位。这个价格确实没多要,她尝了,那糯米糕粘粘软软的,入口香甜,比那些个她从县城买回来的高级糕点还好吃呢,怎么说也不算亏。